• <li id="gigi4"><option id="gigi4"></option></li>
  • 第14章: 秘技 [下]
    作者:sampatin      更新:2024-02-09 11:21      字數:2909
    第14章 [下]

    秘技

    軍事裝備展示結束后,盡管記者們還有無數疑問,但東皇拒絕接受進一步采訪。走了幾步,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剛才的問題。記者丫頭并不能沒有理由提起嗖嗖箭矢的事,想必消息或多或少已經泄露了。舞者笑家伙的警告看來完全不多余。但如果停止使用這項服務,下一次送貨會怎樣?東皇皺著眉頭思考著,頭頂的傷疤收縮按照深思熟慮的褶皺。

    招待派對在機場大廳舉行。大廳里鋪著純白色地毯的桌子擺了酒和小吃。賓客們攢三聚五聚集在一起,討論世界大事,東皇在這里停留了一會兒,又到在那里了一會兒,然后悠閑地在宴會桌上等待杜壽。副都督先生舉起酒杯,向同僚和老成們表示祝賀,片刻后,就看到他摸索著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臉色因數百人的質問而略顯無精打采。最近,赤鬼的事態有了很多緊張的發展,杜壽作為一個身負重任的人,當然必須回答,但聽他們各抒己見 - 有的人說話水平斜向,有的人語氣歪歪倒倒,卻沒有一個人了解內幕,引起杜壽瘋頭了。因為了解那個苦楚,東皇才可能和杜壽成為了朋友。疤痕頭老家伙同情地舉起酒杯,副都督先生輕輕地碰杯回應。靈魂伴侶的場景進入記者鏡頭的一幕,那人說:

    - 太美麗的照片!等等,你們兩個能保持這個姿勢嗎?

    剛才的金發記者連續不斷地按下相機,兩人也微笑著,讓照片更加美麗。女孩低下頭感謝,然后給了東皇一張名片,上面清楚地寫著她的姓名和聯系地址。老家伙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隱藏在彬彬有禮的知識分子外表下的變相邀請了,不過她并不是他喜歡的女人。即便如此,老家伙還是歡笑著接過,女記者也笑瞇瞇眼睛地即刻離開了。杜壽喝了一口酒,笑道:

    - 我建議你結婚。七十多歲的未婚男人,和處男沒有什么區別!如果不盡快解決,將會長期受苦!

    東皇嘴角揚起笑。老家伙摩挲著自己的名片,然后側過頭,動了動嘴唇:

    - 也許我們應該停止使用嗖嗖箭矢,我認為它不再安全了。

    副都督臉色一變,手中的酒杯掉了下來。不望迅速抓住了玻璃杯,里面的液體正好泛起漣漪。杜壽呼吸:

    - 被揭露了嗎?

    - 不是。這就是我的感覺,你太敏感了!

    說實話,無論兩人關系有多好,杜壽都不會幫東皇運輸200萬桶黃金。爬到了現在的位置,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卷入其中,將會有多么危險。但是 - 更確切地說,杜壽運氣不好 - 幾周前,笑出現了。

    就像他遇見東皇一樣,舞者家伙突然來到杜壽,充分夸張。然而,家伙說服兩個角色的方式卻完全不同。至于疤痕頭老家伙,笑在總理事會描繪了權力的愿景,至于副都督先生,笑威脅要揭露他的一些不那么良好的過去。杜壽才晉升兩年,勢力還不夠,只能聽舞者的話。不過,他也是建議使用嗖嗖箭矢服務的人,萬一發生事故,他可以轉移責任。

    - 難道是天海?- 杜壽懷疑 - 那家伙有炫耀病,說不定是他自己泄露了計劃!我告訴過你,你應該雇傭一個像大圣使這樣的高級戰士!難道是你害怕損失很多錢,所以用了天海?

    東皇笑道:

    - 我保證,天海不知道他運輸著兩百萬桶黃金!他是一個頭腦簡單的人。而且,他說的話沒人相信,他被稱為“城市最的騙子”!但他以自己的方式有價值,相信這筆投資也不錯!而且,沒有證據,沒有目擊者,謠言就只是謠言!

    - 計算你想要的任何東西!- 副都督先生不高興了 - 但我先說,我不會動用軍隊來護送貨物!

    - 這個問題… 其實不是我能決定的,你應該和笑討論一下。

    東皇微笑了,但副都督先生感覺老家伙是張開嘴當著他的面大聲笑。疤痕頭家伙決心要大干一場,因為在他的生活沒有任何憂慮。杜壽則不同。副都督先生還有家室,像今天這樣發揚光大的仕途之路也不是免費的,還沒等他收回資本,就帶著令人厭惡的笑聲陷入了舞者家伙的泥潭。他心中祈求圣神讓時間倒轉,讓糾正自己的錯誤。但這個夢想太不合理了,圣神無法答應。

    討論結束,兩人分道揚鑣。東皇清楚地知道,杜壽會不惜一切代價捍衛自己副都督的地位,遲早他將無法再向他尋求幫助。但現在杜壽是唯一能船運的選擇,如果不托他,那還托誰呢?數百念頭都集中在一個方向,老家伙頭上的傷疤像蛇護巢一樣卷曲著,手無意識地撥弄著名片。不望沒有聽到談話內容,但從老板若有所思的表情中,他猜測問題相當嚴重。

    不斷思考卻找不到解決辦法,東皇憤怒地將名片扔到了宴會桌上。不望看著,心中感到奇怪。這張名片比平常的名片更加堅硬,厚重,保鏢懷疑,立即將其撕成兩半,發現里面有幾根小電線,連接著一個微小揚聲器;叵肫鹩浾哐绢^剛才的舉動,他跑到東皇身邊小聲說道:

    - 我馬上回來!

    老家伙一抬頭,就看到不望跑到門口。東皇并不知道自己剛剛被竊聽。幾百米外,飛天人女記者的耳機里響起了長長的嘶嘶聲。嘶嘶聲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火蟻的聲音:

    - 快跑,小狐,你暴露了!

    女孩趕緊跑到著陸區,爬上了火蟻和無風在里面等待的飛船。就在這時,不望出現了,他追了上去,但飛船卻剛剛起飛,直奔市中心而飛去。女孩害怕,看著不望通過窗戶,擦去了臉上厚厚的妝容,露出了小狐的本來面目。她手里拿著一張數據卡,里面有東皇和杜壽之間的對話。

    火蟻非常仔細地概述了該計劃。他之所以選擇小狐而不是無風來混入記者,是因為不望不記得女孩的長相;在4號公寓的日子里,煙囪家伙很少和小狐接觸,只有早上打招呼一兩次。所以,只要幾個化妝步驟,小狐就能騙過不望的視覺。帶有竊聽裝置的名片也是由火蟻設計的。然而,最頭疼的是如何讓東皇自動提到200萬桶黃金。但幸運的是,小狐提出了聰明的問題,結果是一份寶貴的錄音。

    - 我們去哪里?- 小狐問道。

    - 九龍保安部!- 火蟻說 - 給這張錄音卡,兩位老家伙將攜手進監獄!

    他露出他的牙齒愉快地笑了,但笑沒多久,就聽到無風驚慌失措的聲音:

    - 什么... 那是什么?

    三個人眼前是一座城市邊緣的高樓,屋頂上有一個人抽煙的影子,那人不是別人,正是… 不望。三人驚訝地倒吸一口冷氣。從機場到這里的距離有四公里多,沒有人明白他是怎么做到的,也不明白他用了什么魔法來跟上飛船的速度。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無風轉動方向盤,朝另一個方向飛去。不望猛地吸了一口煙,噴出一股巨大的濃煙,吞沒了飛船,煙霧鉆進了噴氣發動機,摧毀了所有電子電路。飛船失去控制,以可怕的速度墜毀,里面的三人只能等死。不望大聲咒罵道:

    - 該死的老家伙!

    就在飛船即將落地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仿佛有一只無形的手抓住了它,無風一行人順著慣性,碰撞玻璃門,跌落到荒涼的沙地上。當他們神魂清醒的時候,不望已經站在那里了。他慢慢走近,從火蟻的口袋里取出錄音卡,沒有人敢做什么,包括犟勁的小狐。香煙中的薄煙霧飄浮在不望的嘴唇上,他看了一眼卡片,然后將其捏碎在三人正在茫然的面前。無風喊道:

    - 你… 你在做什么,老家伙?

    不望沒回答這個問題,他撥動下巴說道:

    - 警兵們即將來了,如果不想遇到麻煩,你們就走吧。

    說完,他轉身就走。無風團隊的努力突然付諸東流。紅發家伙大聲吼道:

    - 媽的,老家伙,站!

    他沖上前去,拳頭緊握。但不望只是輕輕一揮手,細細的香煙煙霧就突然沖走,將無風擊退。紅發家伙倒在沙地上,頭暈目眩,仿佛剛剛被打了一百多巴掌。他站起來,決算帳了,卻被小狐攔住了:

    - 別,他有“秘技”!你無法反擊!

    不望的身影逐漸消失,在警兵出現之前,無風一行人也撤離了;丶业穆飞,三人都沒有說話,似乎不敢相信鐵劍隊的隊長會做出這樣的行動。至于小狐,她徹底失望了,她的偶像變化太大了。

    五年并不長。

    但足以改變一個人。
    亚洲国产精品无码久久98蜜桃-精品久久久久精品亚洲AV-国产精品无码素人福利-色噜噜国产精品视频一区二区
  • <li id="gigi4"><option id="gigi4"></option></li>